华蓥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纯阳武神 第一百八十四章 碎铁片,神凰卵!

发布时间:2019-10-12 18:34:43 编辑:笔名

纯阳武神 第一百八十四章 碎铁片,神凰卵!

(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求月票推荐票!)

****!

苏乞年眼中浮现沉凝之色,这截取到的《魂经》第一段经文,与****第一段文字相差无几,但在根本上的字句,却有了天差地别。

****第一句说“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损不足以奉有余……”。

而《魂经》开篇却道“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诸天有法,天魂化身!”

这种根本上的差别,注定了这魂经只适合于这一诸天百族中,连二师兄祁清也慎重告诫的魂族。

如此一来,再看****,显然是基于魂经的基础上经过改动,从而契合了人族血脉,或者说,抛弃了血脉之限,只是其字里行间的精义,更符合人族的道悟。

魂经第一重,魂经第二重,魂经第三重……

随着截取到的记忆片段越来越多,苏乞年与****一一对应,已经可以肯定,真正的****,恐怕真的没有后续的十三重境界,可能就是缺失了这魂经十五重后后续的经文作为参考,所以那位创法者,也只能留下铸魂有道,久视长生的畅想。

魂经第十一重,魂经第十二重,魂经第十三重……魂经第十六重!

终于,苏乞年截取到了一段完全陌生的经文,其中的种种精义,引得他沉寂已久的第十五重****,开始了剧烈躁动,有了攀升而上,再次打开星窍,点亮星位的迹象,只是因为是独属于魂族的法,并不能立即修行,化成实质的精神修为。

魂经第十七重,魂经第十八重,魂经第十九重……

转眼间,一段接着一段的魂族根本法经文,被苏乞年截取,赫然延续到了第二十四重。

轰!

突兀的,就在苏乞年截取到魂经第二十五重的部分经文时,属于白袍青年的肉身轰然炸碎,四分五裂,暗金色血与骨飞溅。

自缢?

苏乞年挑眉,这魂族居然能在他时间之力禁锢之下崩碎肉身,进行自毁,他相信,此人绝对没有达到血肉重组的境地,想要重生绝无可能。

只是可惜的是,魂经还有最后三重多的经文未曾得到。

嗯?

紧接着,苏乞年注意到,那四散溅落的血与骨,在落入土泥之后就消失不见,他眼中浮现一抹异色,而后不动声色地转身,继续朝着这片梧桐古林深处行去。

哗啦啦!

晶莹绚烂的梧桐叶无风自动,如神凰翎羽般的叶片流溢曦光,下一个瞬息之后,就腾起了浓浓的灰色雾霭,原本神圣威严的梧桐古林,像是一下化成了深渊之地。

呜!

下一刻,古林中有呜咽声响起,像是相隔了无尽岁月,动摇心神,撼动意志,宛如神魔在呓语,又像是在阐述什么,苏乞年竟从中捕捉到了断断续续的字句,只是这种语言太过古老了

,根本不能分辨到底是在叙述什么。

咻!咻!

既而,苏乞年墨玉般的瞳孔映照出身后一株灰雾缭绕的梧桐木,宛如骤然间活了过来,几根枝条宛如灰色闪电,朝着他激射而至,那枝条上原本如神凰翎羽般的叶片,也化成灰黑色,更生出锯齿,乃至滴落下来枯黄色的粘液,将暗红色的土地消融,生出一个个深不见底的孔洞。

呼!

苏乞年霍地转身,他身不动,通体绽放无量光,像是一轮神日,在这古林中诞生,白金琉璃般的神圣光辉如潮汐一般,朝着四方汹涌而去。

嗤啦!

有白烟蒸腾,几道灰色闪电没入神圣潮汐,一下剧烈燃烧起来,光明琉璃火熊熊燃烧,那梧桐木竟发出凄厉的尖叫声,枝条比来时更快收回。

然而,属于苏乞年的光明琉璃火岂是那么容易断绝的,任凭灰雾缭绕,也没有半点熄灭的迹象,甚至那梧桐木一身浓烈的灰色雾霭,也像是成了养分薪柴一般,令得那原本仅在枝条上燃烧的琉璃火,一下席卷了整株梧桐木。

须臾之后,那一整株朝着苏乞年出手的梧桐木,就化成灰烬,苏乞年目光一动,看那灰烬中,赫然有一块如赤霞般,不过小指大小,缭绕淡淡金辉的碎铁片。

再看四周,那一株株梧桐古木,皆如惊弓之鸟,对苏乞年如避蛇蝎,不用说出手了,甚至有几株轰隆一声拔地而起,粗大的根须虬结,像是生出了两条腿,开始……撒丫子狂奔。

通灵古木?

苏乞年蹙眉,有淡淡的灵性气息,却又不像是真的生灵,因为感受不到那种旺盛的生命气息,只有浓得几乎化不开的邪祟之气,也就是他,换做一般的圣者,乃至寻常绝顶圣者,在这里也多半要遭劫,只是那坚逾神兵的枝叶,以及堪比绝顶圣者的力道,就足以令圣境人物望而生畏。

如此一来,那些阵道大师和大能,圣者的陨落,就可以解释了,不是圣人,在这里恐怕都举步维艰,很难走下去。

伸手一抓,将那小指大的碎铁片摄入掌心,苏乞年挑眉,不是一般的重,只是这么大,在其看来,就至少需要圣境体魄,才可能拿得动。

嗡!

即刻,苏乞年发力,指间火星迸溅,而那碎铁片则毫发无损。

不简单!

苏乞年凝神,他倾尽全力,以他而今的肉身体魄,就算是圣人的本命神兵,也堪堪捏断了,这碎铁片居然毫发无损,甚至没能令其生出半点变形,乃至留下半分印记。

以光明心映照,苏乞年隐约感到,这碎铁片中,似乎沉睡着某种古老的力量,但任凭他如何尝试,都无法激发。

蓦地抬头,他盯上四方那一株株对他保持着无限警惕的梧桐古木。

半盏茶后,方圆数里地化成了一片琉璃焦土,淡淡的神圣气息在大地之上弥漫,而数里之外邪祟之气汹涌,却无法突破进来,宛如化成了一方神圣净土。

苏乞年立在这方净土的中央,粗布白袍如雪,点尘不沾,看掌心十数块碎铁片,像是拥有生命一般,随着临近,断口处竟交融,缔结成一体,最后化成了一枚婴儿拳头大的碎铁块。

再次以光明心映照,苏乞年只感到其中沉睡着的那种古老的力量,变得明晰,且更强了,但依然一片死寂,根本不受激发,宛如一潭死水。

摇摇头,将其收入先天光阴小世界中,并以光明道演化出一口神圣宝炉,将其纳入其中。

片刻后,苏乞年迈步,走出这片琉璃焦土,而后,这片而今变得邪祟而阴暗的梧桐古林中,就出现了诡异的一幕,无数梧桐古木拔地而起,撒丫子狂奔,在躲避,苏乞年所过之处,赫然生出了一条坦途大道,一直延伸进入古林最深处。

走过数十里地,终于来到最深处,苏乞年止步,看前方一座庞大的巢穴。

无数如赤铜鎏金般的梧桐木,缭绕灰色雾霭,每一根都粗如立柱,交织缔结成一座巨大的鸟巢,或者该称之为……神凰巢。

与四方梧桐古林纯粹的邪祟之气不同,这座神凰巢神圣与邪祟气息交织,竟像是形成了一种诡异的平衡,而在这神凰巢中,赫然有一座灰色的古山,或者说是……神凰卵!

苏乞年登空而上,以他而今的心境阅历,也忍不住感叹,太大了,这枚如山岳一般的神凰卵,居然能有逾千丈高,只是那卵身像是石化了一般,更生有无数龟裂纹,除此之外,感受不到卵中蕴藏有丝毫生命迹象。

死卵吗?

无尽岁月过去,连神凰这种生灵的后代,也难以重现在世间,只能以这种方式黯然落幕?

而若说这落巢之地的造化,恐怕也就在此,苏乞年能够感到,这颗神凰卵中,蕴藏有某种难言的气息,竟令得神庭世界中的战魂起身,滋生出无比渴望的念头。

略一沉吟,苏乞年一步迈出,就出现在这神凰卵之巅,他一只脚凌空踏落而下。

哐!

像是落在了一块巨大的神铁锭上,这看似石化的神凰卵,坚固得超乎想象。

但再坚固毕竟也过去了漫长的时月,苏乞年足下发光,动用了极尽体魄之力。

咔嚓!

一道巨大的裂痕在巅峰之上衍生,而后密密麻麻的裂纹滋生,交织缔结,最后砰地一声,苏乞年脚下,能有百丈方圆的一块神卵石壳破碎,有赤霞氤氲,神圣气息不是很浓烈,却纯净得超乎想象,在苏乞年感来,这种纯净的神圣气息,恐怕也只有远古天龙才能够与之媲美,乃至略胜一筹。

就在这时,神凰巢四方,暗红色土泥中,无数暗金色流光升空,无声无息,像是无数道神电,一下顺着破碎的石壳落入神凰卵中。

苏乞年平静看眼前这一幕,没有露出半分惊色,既而,神凰卵中,神圣气息喷薄,赤霞潋滟,像是有什么复苏了,一股不是很强,却像是无处不在的精神意志冉冉升起。(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求月票推荐票!)

淮北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盘锦治疗早泄方法
玉林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淮北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盘锦治疗早泄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