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蓥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东方早报欧洲杯好久不见坏蛋

发布时间:2019-11-22 18:57:29 编辑:笔名

东方早报:欧洲杯好久不见坏蛋

欧洲杯上好久没看到超凡入圣的坏蛋了。

坏孩子的天空总有几片祥云斜挂。巴洛特利这样天赋异禀的暴徒都学会放下屠刀,冒牌苦行僧样在禁区安静地打了几个禅七。当年在老特拉福德狂奔滑行庆祝,差点没把弗格森气成脑溢血的穆里尼奥,于比赛后亲切慰问看望手下俱乐部球员的架势,越来越像有些下基层的干部。

倒是一向规规矩矩的法布雷加斯,在场上不知道那来的一片呛人烟雾渐散后,一记悲愤地怒射入门,然后指向缥缈的苍穹,蹦出一个单词。顿时让人有闹市中逢知己,飞奔过去,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的冲动。

如果坎通纳或者斯托伊基科夫立于如潮的尘事中,看如今草皮上歌舞升平的一班后辈,不知道会不会像《笑傲江湖》里笑红尘的东方不败看任我行、令狐冲、向问天这样的草介一样,心中游起丝丝悲凉。

我初当教主,那可意气风发了,说什么文成武德,中兴圣教,当真是不要脸的胡吹法螺。直到后来修习《葵花宝典》,才慢慢悟到了人生妙谛。其后勤修内功,数年之后,终于明白了天人化生、万物滋长的要道。

这是何等高韬的人生境界。可惜任我行、令狐冲、向问天这几个没文化和生理体验的凡夫俗子根本理解不了。因为他们追求的东西真的不在一个层面上。那几个老兄还在 提剑跨骑挥鬼雨,白骨如山鸟惊飞 里找快感。

类似这种精神上的境界,茫然环顾欧洲,已经好多年没人达到。即便是刚啄食爱尔兰人血馒头的西班牙也有如奔兽,无法入不二之门。这绝对不是靠安静下来,冥思苦想几阵便能破门的,需要机缘。需要坎通纳 飞龙在天 一脚超度看台球迷的瞥视一切,需要1988年巴斯滕零角度那种天外飞仙般的遐想。拈花一笑,然后顿超。

就像我一个才华横溢的朋友,当年在京城混人生局,收入颇丰,好不威风。一天早上醒来,阳光透过窗户打在身上,猛然觉得,又是一日睡在他人之城,泪流满面。他立刻辞职,回到杭州。每天拥着娇妻幼女,听雨打残荷,看日暮紫金港。说,当下寂静。

物质生活的蒸蒸日上,人抵抗力的微弱真还是蛮可悲的。我们中的大部分常常有意无意地把生命的躯壳直接抵卖给了无机的世界。耗尽心力地去追寻一只Chanel的包包,一件Burberry的风衣,一辆Maserati,一幢俯瞰黄浦江的豪宅。以为这便界定和改变了自己的身份和阶层,以为这便是拥有了整个世界。

这也是很多非洲以及南美球员到欧洲后,状态很难保持多年的原因。童年饥饿的阴影直接干预了性格的养成,花花世界在眼前打开,豁然开朗,他们便很难从一而终守住内心。最后不少成为让人讨厌的蠕动的流油肥肠。殊不知,C罗的R8和Ferrari再怎么拉风,真敌不过特里扔一句话,奴家真的真的很钟意布里奇家那口子脖子上淡淡的香水味。

普拉蒂尼这个当年十大杰出青年,接过欧洲足球最高权杖后,欧洲足球便慢慢熨平了个性与突兀,开始谋求进入世界大同、天下和谐的新局面。说实话,从2000年后,欧洲杯还真没什么惊鸿一瞥的瞬间可光耀史册。这也许就是追求事业快步发展的必然操作手法。在金元笼罩的新恐怖下,谁特么在乎快乐的本源是什么呢?

当年比尔波特于乱世中,为了找到中国还没丢失的内在的精神力量,走了几趟终南山脉,访僧寻道,写了两本书,一本叫《空谷幽兰》,一本叫《禅的行囊》,揭开了中国民间信仰的另一面。欧洲杯的内在逻辑和信仰又是什么呢?

有人说是戈麦斯如任达华一样可以覆盖任何怨女的宽阔的双肩。有人说是富二代皮尔洛无欲无求的枯败眼神。

也有人说是哈维貌似参透草皮,可以和神对话的脚后跟。

我倒觉得能找到几个真性情的坏蛋,穿成一线天,倒不失为一条吊诡有效的线索。没有坏蛋怎么办?那就等吧。等待下一个略带着一点点颓废的脸孔的堕落天使总比等待下一个伤口要好。

苏童小说《才人武昭》开头不也是这么讲等待的吗。他写道:太宗时代的后宫不事修缮,一切都显得破陋而了无生气。后宫是皇帝的大花园,皇帝把美丽聪慧的女孩子随意地栽植在这里,让她们生根发芽开花结果,或者让她们成为枯枝残花自生自灭,这是许多宫廷故事的起源。

嘉定游戏门户站
科幻
星座时尚